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文學星空

往事已成云煙 木蘭的記憶

時間:2019-10-06 19:22:24來源:阮金思作者:點擊:
好友從北京回到故鄉來,我到木蘭去看他,他提議到雞冠山走走。我第一次聽說雞冠山,也第一次到木蘭。雞冠山地質公園位于木蘭縣境內,小興安嶺余脈。節日中,這里..

    

   3b2a97fb0f0865b_size71_w822_h548_副本.jpg 


 阮金思


好友從北京回到故鄉來,我到木蘭去看他,他提議到雞冠山走走。

我第一次聽說雞冠山,也第一次到木蘭。雞冠山地質公園位于木蘭縣境內,小興安嶺余脈。節日中,這里的游客云集,有些嘈雜,無序,松花江水就在遠處的山角下是靜靜的流淌,于溫暖的秋陽中。

朋友說,木蘭呈C字型分布。解放前,這里鬧土匪,打家劫舍。許大馬棒的軍師經過這里,說,木蘭三面環山,一面向水,稻米飄香,風水寶地。

如今,座山雕和許大馬棒等一些土匪都已經成了解放軍剿匪劇目中的歷史人物,不時出現影視劇中,作家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就像東北土地改革時期的周立波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一樣,記載了那個年代的生活。

于歷史的脈動中,一些達官貴人,財主老財,都看中了木蘭的風水。終老之后,長眠于此,也是期望代際間的不斷興盛,子孫們萬福。

但文革期間,墳墓被挖。可見,凡人終究不知風水輪流轉,于政治的跌宕中,凡事難以預料。而那些被挖祖墳的子孫們,也難說其中的因由。

前不久,木蘭跨松花江大橋貫通,這里人們出行不再依靠擺渡。另外,高鐵站點就在半小時的交通圈內,可謂方便之極。

因此,交通便利的木蘭有了新的變化,雞冠山成為了哈爾濱的重要旅游景點。每到假日,游客絡繹不絕,在這里休閑消費,木蘭在漸漸走向繁榮。

此時,溫暖的陽光打在了雞冠山上,茂密的松林中處處折射著斑駁的光影,好一幅晚秋時節的美麗景象。不過,樹木的葉子稀疏,腳踏在便道上的枯葉會不時發出清脆聲響。

于是,我想到了唐代詩人賈島,《憶江上吳處士》中的一句:“秋風生渭水,落葉滿長安”。因而,又聯想到木蘭此時的景象,堪比長安,心中不免有淡淡傷感,因為山林中一片蕭瑟的景象。

但此時的雞冠山不完全是落木蕭蕭的圖景。在山灣處與緩坡上,有泛黃的成片的低矮的樹叢,葉子被冷霜打過變成金黃,也有紫色的,紅色的和粉色的葉子,于秋風中搖曳而劈啪作響,不知不覺中,冷霜使它們變得好看起來。

因而,又有感于了印度詩人泰戈爾的《飛鳥集》中的詩句:“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但需要說明的是,雞冠山的秋葉不同于印度的秋葉,不是靜美,而是風瀝中的舞美。因為寒流帶來了冷風,正在穿過阿爾泰山的埡口向這里疾進。

朋友告訴我說,雞冠山的樹木種類很多,大多都是經濟林,紅松,落葉松,山桃,黃玻璃,辣木,色樹,柞樹,白樺樹,都是上好的建筑材料。尤其紅松,很是名貴,樹木中的極品。因為日本人侵略中國帶來了浩劫,這里的紅松難以成林,不再是原始森林了。

我知道,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日本占領東北,將整個東北林區的紅松林砍光,通過新瀉港,再轉運到日本各地。

不過,余下的紅松雖然稀落,但傲骨錚錚,挺拔而立,在見證日本軍國主義的歷史罪證。

朋友說,雞冠山的動物品類有野豬,梅花鹿,棕熊,猞猁,狍子,野兔,野雞,野鴨。

小的時候,我經常到山里來撿些橡樹果。因而,每年都有人在山里被熊瞎子舔過,進山是有危險的。我姑父當過兵愛打獵。因為政府管制不讓狩獵,他偷偷地進山。獵到動物害怕被人看見,就將野豬什么的埋在雪里,再乘夜色或沒人的時候背下山去,過年時,就有了肉吃。

一次,他獵殺了一只梅花鹿,將梅花鹿開膛破肚,鹿心血喝了。半個月內,一口好好的牙齒,全部掉光。從此,他不再狩獵。

可見,補品需緩,猛藥有害,欲望要適度的控制。否則,即便美女而使臉部過度的鉛華,也會有重金屬殘留的危害,于不覺中毀掉姣好的容顏。

另外,朋友說,這里曾是趙尚志等抗日英雄們戰斗過的地方,還有巴彥、五常、賓縣、珠河(尚志市)、依蘭、湯原和佳木斯一帶。但可惜,趙尚志將軍沒有死在日本人的槍口之下,卻慘遭叛徒背后射殺,最后犧牲在佳木斯寶泉嶺一帶的偽警署內,這是民族的悲哀。

朋友說,同是中國人,為什么不能槍口一致對外呢?

是啊,為什么不槍口一致對外呢?就像今天香港的黃之鋒之流,為什么要搖尾乞憐的求什么外國的庇護?難道他們的血脈中流淌的不是中國人的血?而與叛徒的獵殺,我們的民族還沒有完結。

可見,漢奸不會根絕,民族需要警惕。

在回程的路上,朋友說,在近代文明與現代文明的交替中,木蘭不小心丟失了一些東西。

比如說。

在我小的時候,有江邊篝火,有冬季捕魚,有正月十五的“滾冰”。

哦,“滾冰”?

“滾冰”會帶來好運,會身體健康,會風調雨順。那個時候的“滾冰”儀式,要哈爾濱市副市長專程來主持,好不熱鬧,人山人海。如今,這種景象沒有了。

哦,可惜啊“滾冰”未必科學,但就是個樂子,民俗需要延脈與傳承。因為人類在拜物教中,崇拜圖騰,這在全世界來說,都是旅游業的看點,也不必當真,就像風水寶地中的墳墓被挖一樣。

冰,可以繼續的滾;但墳墓,就不要盜了。立于風水寶地,的確需要槍口一致對外!

這就是黑龍江的木蘭,往事已成云煙,但需要記憶。



標簽:  當代人物網 阮金思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