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華人世界

黃陳宏: 跨國企業不要把自己當外人

時間:2019-04-11 14:38:30來源:當代人物網 作者:尹潔點擊:
黃陳宏的辦公室里擺放著一張2600人的大合影,將近兩米長,氣勢如虹。這是2017年戴爾中國業務團隊開全體大會時拍攝的。黃陳宏告訴記者,當時用了一架無人..

1540371628936_副本.jpg


黃陳宏的辦公室里擺放著一張2600人的大合影,將近兩米長,氣勢如虹。這是2017年戴爾中國業務團隊開全體大會時拍攝的。黃陳宏告訴記者,當時用了一架無人機,從空中飛過,拍下一幀一幀的畫面,后期拼到一起。

在記者的眼中,這張照片很像一座橋,橫跨太平洋,連接起東西方兩個最重要的區域,為雙方的經濟合作、科技互動、文化溝通架起取長補短、互惠互利的橋梁。作為大中華區總裁,黃陳宏正像是一個連接太平洋兩側的“中國結”。

大中華區是戴爾科技集團在美國之外最大的市場。在某種意義上,這張合影可以看作戴爾在中國發展的一個新的里程碑。

 

“四個現代化,每一個都離不開信息化”


黃陳宏1979年考入復旦大學,是恢復高考之后的第三屆大學生,當時只有15歲。他在江蘇農村出生長大,在那個年代,考大學幾乎是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

“如果沒考上大學,我現在可能還在務農吧。”黃陳宏對記者說,“當時為了自學平面幾何,我到外面拼命找教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入學時,班里有不少比我大8歲、10歲的同學。”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人的月收入還停留在兩位數水平,年輕人能獲得的發展機會也十分有限。黃陳宏碩士畢業后的工資是49元,“談女朋友都沒錢”。為了進一步深造,也為了謀求更多機會,他于1987年赴美留學。

在美國得州A&M大學,黃陳宏做的第一件事是按照學校的要求注冊,然后獲得了一個E—Mail賬戶。

“我心想這是什么東西?不用寄信,又不收錢,簡直無法想象。”黃陳宏回憶道。當時的美國已經有了互聯網的雛形,就是校際網絡,學生可以互相通信。而中國直到10年后才真正開啟了互聯網時代,但之后的發展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1998年左右,正是互聯網在中國生根發芽的階段,新浪、搜狐、網易三大門戶網站相繼崛起,個人電腦在中國迅速普及。經過3年的試水期后,戴爾在1998年徹底融入中國改革開放的潮流,在福建省廈門市建立了首個生產基地和服務中心,正式開展在華業務。

做出這個決策的人是戴爾公司的創始人——邁克爾·戴爾。從十幾歲創業時起,他的理想就是“讓全世界的人都用得起計算機”,要實現這個目標,中國市場顯然是關鍵的一環。

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邁克爾·戴爾看到了中國改革開放政策所帶來的長期影響。而之所以選擇廈門,除了沿海開放城市、靠近臺灣省等地理優勢外,還與廈門市政府1985年制定的一份文件有關。

這是一項跨度15年的經濟發展戰略規劃,其中重點提到了信息化,“四個現代化,每一個都離不開信息化”,這與戴爾的發展理念正好契合。

上世紀末,戴爾的業務模式代表了世界互聯網的早期商業形態。一個突出的特點是,企業可以為客戶定制個性化產品,并保證按時交付,讓企業實現零庫存、沒有資金壓力。這是戴爾成為國際巨頭的基本模式,在業界獨樹一幟,也是當時的中國人沒有接觸過的新鮮模式。

20年間,戴爾與大量中國企業有過合作,也為無數中國消費者提供過服務。時至今日,中國企業普遍面臨數字化轉型的需要,戴爾依舊通過自己的技術為其助力。

“比如我們與福耀玻璃的合作。福耀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汽車玻璃專業供應商之一,客戶多,玻璃的型號也非常多,這對生產制造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戴爾提供了端到端的解決方案,幫助福耀玻璃實現了定制化柔性生產。現在,他們的玻璃生產線從一種型號切換到另一種型號的時間,由原來的兩周縮短到一天。”黃陳宏對記者說。

另一個例子是與京東方的合作。作為戴爾的供應鏈企業,京東方為戴爾提供計算機面板。雙方從10年前開始合作,那時京東方還沒有發展到今天的規模,戴爾提出了3個要求:技術必須達標,成本控制必須達標,環保必須達標。

這些是戴爾的標準,更是國際化的標準。因為最終的產品要賣到世界各地,而歐盟國家對于環保指標、企業工作環境的要求都非常高。通過這種合作,那些有決心、有能力的中國企業迅速提升了自身的軟硬實力,躋身世界一流行列。

 

“跨國企業不要有局外人心態”


獲得博士學位后,黃陳宏在北美工作了十幾年。1998年,他看到國內發展前景廣闊,果斷選擇了回國。這個時期是互聯網產業在國內蓬勃發展的階段,也是戴爾與中國本土文化相融合的關鍵期。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程,大量跨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風光無限,成為大學畢業生最向往的地方。然而幾十年后,很多跨國企業風光不再,甚至難以與本土企業競爭,退出了這塊曾給它們帶來滾滾財源的市場。

“在這方面,戴爾的理念與很多跨國企業不一樣。”黃陳宏對記者說。提到本土化的問題,他顯得尤為感慨。“不少跨國企業在中國做不好,最大的問題是心態不對。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牛的公司,賺錢是理所應當的,越是這樣想,你越做不好,越做不好,越是抱怨。我經常說很多跨國企業是局外人,一味的怨政府不支持、怨市場不開放,實際上是你自己的基本功沒有做好,與其抱怨,不如幫助政府一起想辦法。”

黃陳宏坦言,中國市場在全世界是獨一無二的,特有的文化、特有的思維方式、特有的消費習慣……在其他地區的經驗,在這里往往難以成功復制。

“不是說你光靠有先進技術就能做好的。第一,你心態要好;第二,你要開發出適合本地客戶需求的產品;第三,你一定要跟上政府的宏觀政策;第四,你要把自己作為當地社會的一分子,不能只是想著在這里賺錢,也要切實承擔起自己的社會責任。”

事實證明,如果企業懷著高高在上的心態,不尊重當地情況、照搬以往經驗,結果往往是失敗的。今天,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向海外市場,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時,一些跨國企業在中國的教訓非常值得借鑒。

戴爾的做法則是順應政策方向,盡早布局。“我們在中國20年的發展布局,一直都是緊跟國家的發展戰略:當國家開放沿海地區時,我們選擇了廈門作為戴爾進入中國的起點;十幾年后,‘一帶一路’倡議提出,更加印證了當年我們決策的正確性;國家推進浦東開發戰略時,我們在上海設立了全球采購中心;當國家提出振興東北戰略,我們在大連設立了國際服務中心;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時,我們在成都建了現代化運營中心。我們在中國發展的每一步都可謂水到渠成。”黃陳宏說。

戴爾在成都的運營中心于2013年正式投入使用。那一年,適逢中國政府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戴爾充分利用蓉歐鐵路的大動脈作用,打通從成都到歐洲的市場通道。過去產品到歐洲走海運,需要兩個月到兩個半月,現在只要兩周,提高了供應鏈效率,使運營成本降低,提高了企業的競爭力。戴爾無疑既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受益者,也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者。

作為中國美國商會董事會的董事、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的副會長,黃陳宏經常聽到有人抱怨中國政府的限制措施。

“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建議大家先搞清楚,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規定?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市場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你先把心態沉下來,不要把自己當成局外人,而是把自己當成中國社會的一分子,想明白你能給中國社會帶來什么,能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什么。如果你能把這幾點都做好,政府也不會把你當外人。”

為了更好地實現本土化,戴爾在研發、產銷方面都制定了與海外市場不太一樣的策略。首先是本地化的研發團隊,目前戴爾科技集團在大中華區有四大研發中心、數千名研發人員,分布在上海、北京、珠海、成都、臺北等地。其次是本地化的采購流程,盡量在中國建立自己的生產系統,有利于控制成本。第三是本地化的生產,戴爾目前在中國平均一秒鐘生產一臺機器。第四是本地化的業務策略,跟上政府的節奏。第五是本地化的人才和管理,用黃陳宏的話說,“不能靠外來的和尚念經,那樣念不好”。


戴爾圖

 

“在中國,為中國”


在黃陳宏看來,戴爾在中國的本土化之所以比很多同行更徹底,與邁克爾·戴爾的支持有很大關系。

“上世紀90年代,他自己背了一個雙肩包跑到香港考察市場。我曾經跟他開玩笑說,你第一次來中國為什么不來內地啊?他笑著說,你們當時不給我發簽證啊!”黃陳宏對記者回憶道,“對中國,他是主動研究的。他知道這么大、這么關鍵的一個市場,如果用僵化的、教條主義的方式不可能取得成功。”

黃陳宏總結了戴爾在中國發展的幾個節點:第一步是把創始人的理念帶進來,第二步是本地化,第三步是多樣化覆蓋,目前在全國已經開了1.2萬多家門店,覆蓋95%的縣市級地區。

而第四步也是最近的一個節點,就是黃陳宏提出的“戴爾中國4.0”戰略。當時是在2014年底、2015年初,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不斷增加,很多跨國企業開始把工廠向外轉移。黃陳宏飛到美國總部,專門與邁克爾·戴爾溝通這件事。

“我說你不能把工廠搬走,必須繼續扎根在這里,因為你的供應鏈在中國,搬到其他任何地方成本都會增加,而且不會有這么完備的供應鏈體系。另外,中國的勞動力充沛,生產效率高,我們跟政府又建立了非常好的互信。”

黃陳宏堅定地認為,全球IT行業目前只有中美兩大市場,而且雙方在技術上分不開,屬于合作共贏的關系。

“戴爾中國4.0”的核心是如何在新形勢下將企業自身與整個中國社會融合到一起。黃陳宏提出了幾個要點,首先是從2015年到2020年,戴爾將在中國投入1250億美元。《華爾街日報》的編輯看到這個數字后專門給他打電話,問是不是多寫了一個零。

“我說沒寫錯,就是1250億美元,我們還承諾5年內對中國進出口的貢獻不少于1750億美元。”此外,戴爾聯合多家中國企業,正在建設四大本地生態系統,包括云計算、人工智能、智能制造、AR和VR。

為了更好地融入中國社會,戴爾多年來一直為貧困兒童、留守兒童培訓計算機技能,已經建了302個戴爾學習中心,使30萬中國青少年受益。2017年,有80%的戴爾員工參加過中國的公益活動,累計超過6.8萬小時。

關于“戴爾中國4.0”的口號,黃陳宏和他的團隊想了很久,最后定為“在中國,為中國”。

“要在中國取得長遠的發展,一定要深度融入中國,將本土化做到最徹底。什么樣的口號既能夠有力地體現我們這個策略,同時又能夠把戴爾在中國的戰略推向一個新的高度——那就是在中國,為中國。不過,最初我們也擔心總部的反應,邁克爾·戴爾先生是否會有不同的想法。沒想到一夜之間回復就來了,寫的是‘好,干吧!’”幾年后的今天,中國經濟的新變化驗證了黃陳宏當初的判斷。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成果,是世界歷史上的一個奇跡。我們很幸運,趕上了這個潮流,也做出了微薄的貢獻。戴爾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特別是最近20年的高速發展,這是一個雙贏的過程,一個互相促進的過程。”黃陳宏說。

今天,戴爾中國進入“4.0+”的新階段,而此時,黃陳宏已經在腦海里構思下一步更加宏偉的發展藍圖了,他相信,那將是一個嶄新而又輝煌的時代。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尹潔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