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華人世界

顧雛軍:一案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時間:2019-05-02 23:46:16來源:當代人物網作者:秦朔點擊:
?4月10日,廣受關注的顧雛軍案終于改判。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公開宣判:撤銷顧雛軍所犯的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同時對其犯有挪..


7C6F679F6D5A0373019461C4638632F0_副本.jpg

 

4月10日,廣受關注的顧雛軍案終于改判。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公開宣判:撤銷顧雛軍所犯的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同時對其犯有挪用資金罪的量刑部分,改為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在判決前一天晚上,顧雛軍對媒體表示,“我始終認為我是無罪的,我相信明天會有一個好結果。”

但顧雛軍不是張文中,最高人民法院沒有對他完全改判無罪。

不知道顧雛軍是否認為改判是一個好結果,但對中國的民企來說,這次改判無疑有著建設性意義。它表明,對民企在過去那種不完備的環境、條件和制度背景下形成的“不規范”,應該抱有歷史性理解和體諒,而不是動輒把過錯上升為罪行。這一判決也有助于糾正所謂“原罪”的偏見,不翻舊賬,共同邁向法治化、陽光化的明天。

但是,認真分析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不難看出,撤銷顧雛軍的有關罪行,不等于顧雛軍的錯誤就不存在。民企從顧雛軍案中仍應該汲取深刻的教訓,顧雛軍式的發展模式并不可取。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首先來看虛報注冊資本問題。

2001年,顧雛軍為收購科龍電器股權,決定設立以他和其父親為股東、注冊資本12億元的順德格林柯爾。順德格林柯爾注冊資本中無形資產所占比例高達75%,遠超當時法定20%的限制。在顧雛軍安排下,采用了將科龍電器的1.87億元在天津格林柯爾和順德格林柯爾賬戶之間來回轉賬的方式,形成天津格林柯爾投資順德格林柯爾6.6億元的銀行進賬單,并制作了相關的投資款收據和供貨協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顧雛軍等人實施了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有關天津格林柯爾投資順德格林柯爾的收據、供貨協議和董事會決議、股東決議等證明文件都不真實。但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所以最終撤銷虛報注冊資本罪。

虛報注冊資本是過去不少民企比較普遍的一個問題。此次最高人民法院為何撤銷了顧雛軍的虛報注冊資本罪?我們仔細來看一下。

  • 原因之一是,2005年10月《公司法》進行了修訂,將包含無形資產在內的非貨幣財產的作價出資比例上限提高至70%,據此,顧雛軍等人以不實貨幣置換的超出法定上限的無形資產所占比例已由55%降至5%,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違法性和社會危害程度已明顯降低;

  • 原因之二是,顧雛軍等人實施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與當地政府支持順德格林柯爾違規設立登記有關。為使科龍電器股份被順利收購,發展地方經濟,原容桂鎮人民政府違規向工商部門出具擔保函,使順德格林柯爾在沒有提交驗資證明、12億元注冊資金并未到位的情況下完成設立登記;

  • 原因之三是,在完成變更登記后,顧雛軍并未將9億元中被置換的6.6億元無形資產從公司抽走,而是轉作公司的資本公積金。因此,顧雛軍等人以不實貨幣置換無形資產的行為,雖然使順德格林柯爾的注冊資本結構發生了變化,但是沒有實際減少公司的資本總額。

基于以上原因,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順德格林柯爾在注冊登記手續及注冊資本構成方面確有不規范、不合法的情況,顧雛軍等人在調整完善注冊資本結構過程中實施了虛報注冊資本行為,但對其行為社會危害性的評價,應當結合國家相關法律的變化和地方出臺的相關政策,以及刑法規定的從舊兼從輕原則精神,加以綜合考量,“顧雛軍等人的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

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情況也類似。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書指出,原審認定科龍電器提供的2002年至2004年財務會計報告含有虛假成分,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該行為造成了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后果,原審以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對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等人定罪處刑,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上存在錯誤。鑒于認定損害后果部分的事實無法查清,證據不足,對顧雛軍等人的行為,應按無罪處理。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順德格林柯爾注冊資本12億元,無形資產占75%,主要是指顧雛軍的制冷劑專利。在上世紀90年代,圍繞所謂“顧氏制冷理論”和專利,一直都有巨大的爭論。

顧雛軍說他發明的制冷劑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冷劑,格林柯爾的宣傳材料中稱它的四種“環保制冷劑”受到多家政府推薦,在海外擁有了大批長期商用用戶,格林柯爾在短短幾年間“已經發展成為僅次于杜邦和帝國化工的全球第三大制冷劑制造商”。而質疑的聲音始終不絕于耳。一家大型跨國化工集團的代表說:“在國際制冷產業界,并沒有聽說格林柯爾的位置如此靠前。”根據專家的估計,當時國內制冷劑年消耗量為3萬到4萬噸之間,格林柯爾制冷劑所占份額很小,只有千把噸,以國內銷售價每公斤100元左右計算,則其全年銷售收入在1億元左右。而2000年7月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格林柯爾的2001年中報卻顯示,“截至6月底,純利達1.49億元人民幣”。

胡舒立擔任主編的《財經》雜志在2002年刊登了關于天津格林柯爾的調查文章。文章指出,作為香港格林柯爾上市公司惟一的供應商,天津格林柯爾2000年的銷售額不過300多萬元,這使香港格林柯爾利潤過億的業績失去了基本支持。這篇文章中最關鍵的一段文字是:

“記者隨后從天津開發區工商局獲得的2000年年檢資料,進一步顯現出天津格林柯爾的真相。由天津宏達有限責任會計師事務所審計的天津格林柯爾2000年資產負債表和利潤表顯示:該公司2000年度主營業務的全部銷售收入亦不過3311448元,銷售量為50噸,2000年度實現利潤為-2342397.46元人民幣。”

正因為存在明顯的財務造假,格林柯爾2005年被香港證監會停牌,2007年被除牌。2014年,香港證監會正式起訴格林柯爾公司前主席顧雛軍,尋求法庭頒布強制令,凍結其實際擁有的價值高達約15.9億元的在港資產并向超過1300名少數股東作出損害賠償。香港證監會的調查結果顯示,由于銀行存款被夸大及銀行貸款未被披露,格林柯爾2000年至2004年財政年度的資產凈值分別被夸大約人民幣4.87億元、人民幣6.53億元、人民幣9.82億元、人民幣10.62億元和人民幣9.04億元,相當于格林柯爾在該些年度的總凈資產值的43%至80%。

香港證監會的訴狀指出,格林柯爾通過旗下9個位于內地的子公司進行實體業務,2000年至2004年期間,格林柯爾旗下子公司向香港審計師提供了虛假的銀行存款、銀行貸款、利潤及應收賬款等數據,以夸大公司凈資產規模,誤導了依據財務數據進行投資的眾多投資者。

中國證監會在2006年6月15日發布了對科龍電器及顧雛軍等人的行政處罰書,問題也是科龍電器披露的2002年、2003年、2004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等違法事實。當時對科龍電器處以60萬元罰款;對顧雛軍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等等。

2017年6月26日,香港證監會公布了針對顧雛軍等格林柯爾高層因披露虛假資料遭制裁的公告,要求顧雛軍交出他因進行市場失當行為而得到的481969785元利潤。這是香港證監會審裁處迄今所發出的最大金額交出款項令。香港證監會還禁止顧雛軍從2017年10月1日起的五年直接或間接處理任何證券、期貨合約或杠桿式外匯交易合約。

在香港證監會對顧雛軍開出高達4.8億元的罰單后,顧雛軍回應說,有關自己的案件已經由最高人民法院發回廣東省高院重審,他相信不久就將證明自己無罪,屆時他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名譽和其他正當權利。

顧雛軍為什么一定要證明自己無罪?因為這一點不達成,他在香港面臨的制裁就沒有任何回旋余地。對于虛假記載,中國證監會2006年的罰單是60萬元,香港證監會苦追多年,2017年開出的罰單是4.8億元。站在投資者保護的角度,這一數字的比較令人無限感嘆。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書里提到,公司、企業的經營活動必須遵紀守法,在合法合規中提高競爭力,公司、企業經營者要講規矩,走正道,在誠信守法中創業發展。“本案中,原審被告人顧雛軍未經公司董事會討論決定,擅自挪用上市公司科龍電器的巨額資金歸個人使用,注冊成立個人完全控股的公司,以收購揚州亞星客車等其他上市公司,不僅侵害了科龍電器的企業法人產權,損害了廣大股民的切身利益,而且嚴重擾亂了資本市場秩序,對公平有序的營商環境造成了重大不良影響。”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之所以減輕刑期,原因是,挪用2.9億元資金的犯罪,“挪用資金時間較短,且未給單位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可對其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的確是從輕。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顧雛軍案的改判有著廣泛的示范意義,但我們并不認為,顧雛軍是中國民企的典型代表。

和絕大多數踏踏實實、兢兢業業、誠實守信、通過生產性創新為社會提供價值的民企相比,顧雛軍的很多心思動歪了地方。他不是中國企業家的正向代表。他的牟利模式在今天也越來越行不通。

我們要堅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同時,作為市場主體的企業也應該依照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的要求進行信息披露,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我們要高度重視產權保護,同時,一切侵吞、瓜分、挪用國有、集體和非公有制企業財產的行為都應該被懲處;

我們要切實推進“兩個毫不動搖”,努力建立平等競爭、誠實守信的市場秩序,營造公平公正、透明穩定的法治環境。這對所有企業都適用。

法律還給了顧雛軍他應該享有的權利。但是,被他的資本騰挪重創的科龍,早已榮光不再。

顧雛軍最痛恨的人之一是郎咸平。最近他向媒體講述了和郎咸平的一段故事。2002年,顧雛軍入主科龍之后,郎咸平在香港媒體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吹捧顧雛軍是負責任的企業家,因為當時科龍已經ST,顧雛軍與很多要力挽狂瀾于既倒的企業家一樣,每個月只拿上市公司一塊錢的工資。文章發表后,郎咸平拿著這篇文章到顧雛軍的香港公司找員工要人情,顧雛軍還叫人請郎咸平吃了一頓飯,郎顧二人就此相識,此后郎咸平每個周末都向顧雛軍借他的兩地牌奔馳車。但2004年郎咸平突然發表《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的演講,將他定為歷史罪人。

顧雛軍視郎咸平為小人,這是他們之間的恩怨。而在我們看來,顧雛軍的倒下,并不是郎咸平的能耐。郎咸平上綱上線,是一種投機主義。顧雛軍乾坤轉移,也是一種投機主義。可惜的是,我們的社會在那個時點上,還缺乏對于各種投機主義的判別能力。

當然,從個人命運來看,郎顧之爭,郎咸平聲名鵲起,名利雙收,顧雛軍鋃鐺入獄,身敗名裂。兩相比較,顧雛軍確實是讓人同情的一方。當時郎咸平夸大其詞,將國企改革進程中關于企業家利益機制的正當安排,描繪成少數人的鯨吞蠶食,將個別行為普遍化,用道德大棒激發民眾情緒,大大惡化了國企改革的環境。此種教訓,可謂痛切。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顧雛軍:一個案件的改判與一種模式的完結

 

2016年公布的《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明確:充分考慮非公有制經濟特點,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的界限。刑事措施作為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嚴重的懲罰,應該體現出審慎的原則,只能針對那些滿足犯罪構成要件、社會危害嚴重的行為,不能將民營企業的普通違法行為、證券違規行為一刀切地認定為刑事犯罪,特別是要防止被輿論裹脅,拿著放大鏡去吹毛求疵找企業的問題,以“有罪推定”的心態倒查企業的問題。

顧雛軍案的改判,完全符合這一意見的精神。值得肯定。

但未來絕不會是,也不應該是歷史的簡單重寫。顧雛軍式的模式,很難再有風生水起的土壤。

民營企業家自有其正當性價值,自有其造福社會的光榮所在,他們不需要“特惠式的寬容”。他們要的,只是平等的陽光雨露而已。

我們希望中國的民企走自尊自強之路,走價值創新之路,堂堂正正,正道光明。而顧雛軍式的命運,以及顧雛軍式的模式,都只是歷史的遺產。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秦朔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