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巾幗女杰

劉姝威:A股最“危險”的女人

時間:2019-02-19 23:00:30來源:當代人物網 作者:熊劍輝點擊:
2001年10月13日晚,武漢漢口至洪湖瞿家灣的公路上,一輛轎車突然失控,栽進了路邊深溝。第二天,“瞿家翻車了”的消息,傳遍了十里八鄉。但前車里的瞿兆..

t01002ee031a6a81e97_副本_副本.jpg

2001年10月13日晚,武漢漢口至洪湖瞿家灣的公路上,一輛轎車突然失控,栽進了路邊深溝。

第二天,“瞿家翻車了”的消息,傳遍了十里八鄉。但前車里的瞿兆玉未傷分毫。人們盛傳,出手闊綽的他,當場就給趕來救援的鄉親們答謝了20萬,其慷慨隨即被大肆傳揚。

然而,此時的瞿兆玉,其財富命門已懸于千里之外一個女人的手上。

2001年,中國股市造假橫行,中科創業、億安科技、銀廣廈等大案此起彼伏。中央財經大學學者劉姝威,正忙著寫本識別虛假財報的書。初稿完成后,編輯卻提議,最好補充幾個最新案例。

于是,證監會突襲藍田的消息,落入了劉姝威的視野。

10月26日(瞿家翻車兩周后),劉姝威發表在《金融內參》上的600字文,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

時代的迷霧里,藍田股份曾是個“神話”。

它1996年上市,僅4年,總資產從2.66億增至28.38億,暴漲10倍;每股收益穩居0.6元之上,98年長江特大洪水都不曾撼動;每天《新聞聯播》后,藍田“野蓮汁”、“野藕汁”的廣告,更是很多人的年代記憶。

但農業水產公司這么賺,很不合常理。瞿兆玉講述了三個故事,成為時代的謊言經典。

一是“白撿蝦”,洪湖龍蝦沒人吃,藍田白撿來,以20元/斤的高價出口,基本是純利;二是“彩電鴨”,“青殼一號”一年產蛋300多個,價高味美,一只鴨能年賺兩臺彩電;三是靠著水面鴨、水中魚、水下藕“立體養殖”,一畝水面年產值3萬。

這種吹牛不上稅的行為,其實沒瞞過證監會。藍田曾三次配股,三度駁回,證監會又調查又罰錢,死活不同意。

但在湖北省洪湖市眼里,這家“魚塘里放衛星”的企業,才是農業產業化的典范。

在瞿家灣,藍田主宰著一切。

公路、學校、醫院等基礎設施,由藍田大包大攬;生態園、情侶島等生態旅游項目由其投資,藍田大酒店、天上人間度假村等由其籌建;洪湖市局級干部掛職鍛煉,也都安排于此。

瞿兆玉跟銀行行長們,“只有一根電話線的距離”,被視為“神”一樣的存在。

但光靠撐門面、講故事,藍田已捉襟見肘。資本市場難回血,源源不斷的銀行貸款,就成了藍田的續命錢。

但這一切,都被劉姝威的文字擊碎了。

劉姝威并不是唯一看穿藍田的學者。

2001年9月,《經濟觀察報》刊發《藍田下的蛋》。文中,如今的清華會計學教授、當年還是在讀博士的肖星,一語道破了“藍田是空殼”的真相。結果,第二天就接到了恐嚇電話。

對于劉姝威,瞿兆玉選擇親自上門、當面算賬。他那句“你已經把藍田搞死了”的怒吼,被視為公然的人身威脅。

但劉姝威不知道,藍田的可怕不止于此。

在洪湖赤衛隊發源地,漁民械斗并不罕見。為開發水面,藍田曾豢養一支200人的“經濟警察”,擅長用暴力手段,解決任何棘手問題。比如,有的漁民只因堅守水面祖產,就被藍田“警察”蜂擁刀砍,連同妻兒一并被扔進了洪湖里。

當時讓劉姝威心驚的,還是瞿兆玉甩出的《金融內參》復印件。這本機密刊物,印數僅180份,報送范圍限于中央金融工委、人行總行和相關司局級高級領導。

這意味著,藍田背后站著不可抗衡的利益集團。

此時,輿論上并不支持劉姝威。《金融內參》很快發出聲明,與她撇清干系。藍田股民更憤怒異常,譴責她無中生有,胡亂說話。

但瞿兆玉也不知道,自己惹到了怎樣的劉姝威。雖然當時,她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去。

劉姝威1952年生人,曾師從著名經濟學家陳岱孫、厲以寧,1986年北大經濟學碩士畢業。當年,高學歷堪比“珍稀動物”,她在中財卻泯然眾人。有報道指出,榮獲“感動中國人物”時,50歲的她還只是副研究員。

有人表示,她向來不通人情世故。

作為財政部的“親兒子”,中財機會大把。劉姝威學術功底扎實,但論文寫一堆,大都發不了。每有領導想在論文上署個名,這種“無傷大雅”的順水人情,卻會被她“粗暴”拒絕。結果就是,沒人緣、沒機會、上不去。

2001年12月13日,洪湖法院到中財來送傳票時,劉姝威一是感到孤立無援,二是覺得來人“兇神惡煞”。除了一位庭長,還有位刑事警官陪同,意在震懾。

這是場荒誕的訴訟。總部在北京的藍田,在洪湖異地告狀。藍田提出三條要求:一是賠禮道歉,二是賠款50萬,三是劉姝威承擔訴訟費。

司法現實中,這類案件大都是道歉了事。

法院的人沒料到,劉姝威卻咬死了自己沒有錯。甚至,她還以《保密法》質問其《金融內參》的密級和管轄權異議,送傳票的人反倒懵了。

法院沒唬住,才招致了眾所周知的“死亡郵件”,以及劉姝威央視節目上所說的“以死相拼”。

對當時的《面對面》主持人王志來說,采訪劉姝威純屬偶然。他的選題人物一長串,卻被各種原因否了。聯系劉姝威,起初是想蹭個熱點;最終,這期《與神話較量的人》,斬獲全國電視評論類節目一等獎。

節目播出后,劉姝威驟然贏得舉國同情。情勢逆轉,藍田轟倒,但事情并未終結。

對洪湖市來說,保住藍田是當務之急。湖北省、洪湖市不惜財政撥款,以挽救這面農業產業化旗幟和納稅第一大戶。但2005年,農業部前總經濟師兼財務司司長孫鶴齡東窗事發,藍田上市造假、利益輸送、行賄受賄等隱情浮出水面,拯救行動才徹底破滅。

瞿兆玉很快入獄,2004年即刑滿釋放。但2008年,瞿兆玉又因孫鶴齡案“二進宮”。有人據此詢問劉姝威,她的回答是:“他又進去了,和我有什么關系呢?”

瞿家兄弟對劉姝威氣憤難平,并圖謀像史玉柱一樣東山再起。2019年2月1日,東方金鈺發布公告稱:中國藍田(藍田股份母公司)成為其實際控制人。也就是說,2月11日一開盤,瞿兆玉就要回歸A股。

蹊蹺的是,究竟是誰泄露了《金融內參》,仍是未解之謎。

藍田一戰,成了劉姝威的高光時刻。證監會確立2002年為“公司治理年”。劉姝威則接連榮獲“中國經濟年度人物”、“感動中國年度人物”、“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中財突然出了個大名人,當然喜不自勝。2003年,“中國企業研究中心”成立,劉姝威擔當主任,得以更專注地搞學問、出專著、帶學生。但出于安全考慮,她小心地隱匿行跡,并一度在公眾視野中消失。

沒想到十余年后,她會拋出一顆“重磅炸彈”。

2015年6月,劉姝威連續發布《樂視網分析報告》等文,質疑賈躍亭減持套現25億,認定樂視違規隱瞞盈虧信息、“燒錢模式”難以為繼,建議證監會對減持套現做出規定。

意外的是,這次對樂視財務的“精確解剖”,不但沒引發公眾對賈躍亭的質疑,反而激起了對自己的群嘲。

財經媒體、網絡大V、微博網友,一邊倒展開對劉姝威的攻擊。

稱其報告令人失望、不復昔日“藍田”勇者有之,認為她“刻舟求劍”、以傳統工業價值觀衡量互聯網者有之;連當年以《我們太需要批評家和他們的聲音》力挺劉姝威的《中國青年報》,也含蓄地認為她質疑值得贊賞,推理公式卻用錯了……

對普通人來說,這篇報告平平無奇,盡管比藍田文詳盡,結論卻難以理解。微博造就的網絡平權,暴露出天然缺陷:生活中,有人高中讀得都費勁;微博上,卻敢于嘲笑中國頂級財務學者很愚蠢。

報告的發布時間,也撞上A股5178的高點。股民盼發財,你卻來唱空,被炮轟幾乎不可避免。

而賈躍亭的日子更不好過。

2014年6月,賈躍亭遁走海外5個月。原因一說是赴港求醫,一說是海外布局,一說是因山西官場地震避風頭。而劉姝威“從2014年上半年開始分析樂視網”,一年后才發布,個中玄機,值得玩味。

面對強力質疑,樂視公關的回應則堪稱經典。一是“感謝劉教授”;二是誠邀來指導,好了解“互聯網+”的新商業模式;三是希望“借助您客觀公正的報告”,讓人們了解與眾不同的樂視生態。三言兩語,博得一片喝彩。

賈躍亭更趁熱打鐵,接受了一場專訪。訪談中,劉姝威報告,被巧妙歸結為新舊時代對互聯網企業的價值觀碰撞,并順手扯到小米與樂視的競爭。這番輿論操控術,讓劉姝威看似雷軍的“槍手”,而非仗義執言的學者。

更奇葩的是,減持行為,被賈躍亭解釋為全球獨一無二的經營和創新。這種奇談怪論,竟在當時贏得了大量認同,成為中國資本市場的奇景。

之后“下周回國”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有趣的是,劉姝威微博上的《樂視網分析報告》,并未隨時間推移而沉寂。評論雖以謾罵為主,但越往后,越是充滿了反思和敬佩。

有人表示:這篇2015年的文章,值得很多人回頭看看;有人則懺悔:當年怒懟謾罵劉老師的人,是多么幼稚無知,其中也包括我。

2017年6月30日,萬科股東大會現場。人們原以為會劍拔弩張,結果,卻目睹了一場勝利團結的大會。

大會上,王石要退休,郁亮在噙淚,深鐵董事長林茂德則把手下敗將們謝了個遍;特別感謝寶能這家“在改革開放熱土上成長起來的優秀企業”,作為二股東,哪怕一個董事席位沒混著,也全投贊成票。

但纏綿悱惻的場景,被劉姝威打破了。作為獨董候選人,她在問答環節,突然炮轟寶能要清洗萬科、瞄準格力,不止損害萬科,更是損害全體上市公司的利益,“這是我們大家都不允許的!”

當年的柔弱學者,如今已成為巨頭膽寒的存在。

作為A股空前的并購攻防戰,“萬寶之爭”過程曲折繁雜,難以盡述。2016年底,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的“妖精論”,成為大戰的終極勝負手。最終,深鐵入主萬科、劉姝威擔當獨董、寶能成為財務投資者,為大戰畫上了“不圓滿”的句號。

于是,劉姝威以一人之力,發起了萬寶大戰“第二季”。

2018年1月30日,一封《給證監會并劉士余主席的信》,令市場嘩然。文中,劉姝威直指鉅盛華7個資產管理計劃調用2倍杠桿,已然到期,要求證監會“命令”鉅盛華——立即清盤。

有人說,證監會遇到了史上第一個要自己“下命令”的女人。

此時,寶能的萬科浮盈高達600億。立即清盤,必將導致市場大震。寶能立即發布《澄清公告》,表明已與相關方溝通,將資管計劃延期。

但劉姝威根本不給對手喘息之機。第二天,又一篇雄文橫空出世,直指浙商銀行是為寶能輸送高杠桿“金彈”的“幕后黑手”。

兩記重拳下來,寶能只好承認:持有的大部分萬科股票,已被循環質押;要立刻出清,已不可能。

萬科股價應聲暴跌,從此踏上漫漫熊途。

更可怕的是,這次炮轟,引發了一場“劉姝威閃崩”。

1月31日、2月1日,A股千股下跌、百股跌停。劉姝威讓人們突然意識到:不僅是萬科,所有高杠桿的資管計劃都岌岌可危。于是,機構投資者開始奪路而逃。

有人調侃,愛跳芭蕾舞的劉姝威,為2018年的股市獻上了第一只“黑天鵝”。

更驚悚的,是4月8日那篇《寶能的“顏色革命”》。文中,不僅炮轟華潤、浙商,還給寶能扣上“反革命”帽子,建議沒收其非法所得,統統上交國庫。

此文一出,全網炸裂。但這張“大字報”太過出格,立即被刪。

巨頭們終于意識到,劉姝威擁有不可控的超強戰力。除了華潤略有嗆聲,寶能已不敢回應。萬寶大戰,終于在劉姝威的連番炮轟中,止住了聲息。

但在很多人看來,劉姝威人設已崩。

2014年12月15日,上證指數還在2953點,劉姝威發表《股指萬點不是夢》的奇文。至今,“萬點論”如墜夢里。

2017年8月,她預言A股步入慢牛,價值投資成主流,并隆重推薦央視50指數中多支成分股。但“大癌股”專治不服。2018年,央視50指數暴跌25.9%,比上證指數還慘。

2018年7月,劉姝威再度高呼“2691點是歷史大底”。這次,她與“打臉王”李大霄的觀點一致。結果,雙雙尷尬。

2018年2月,正逢“劉姝威閃崩”,她卻力挺京東方,表示“我的學生們開始大量買進股票”。如今,這筆投資已赫然腰斬。

……

這樣的劉姝威,讓股民們情感錯亂、精神分裂。有人仍奉她為“A股良心”,有人則質疑其“毒董”立場,責其意氣用事、胡言亂語。更有人總結,劉姝威看多不靈看空靈,空方應莊嚴承諾不首先使用劉姝威。

實際上,劉姝威一直保持傳統知識分子的觀點:凡是做假賬、講故事、“空手道”、高杠桿的“牛鬼蛇神”,都不是好東西;凡是做實業、搞科研、強國力、分紅利的實體企業,都要“不分青紅皂白”捍衛。這其中,就包括萬科、格力、京東方等。

越是真實的人,在虛偽的股市里越是吃不開。她自己也曾反思:“也許我的觀點太保守,但搞金融的,就應該是很審慎的人。”

但熟人覺得,劉姝威并非不審慎,而是太“火暴”。

還沒出名時,她就在中財力推“時光計劃”,組織保安學文化。后來,保安們突遭一場不公正的治安糾紛,她二話不說力挺參與,雖然跟她毫無關系。

對故鄉黑龍江,她愛之深、責之切,發文怒斥其腐敗遍地、村霸橫行、民風彪悍,投資難過山海關。

對證監會,她除了網上炮轟、電話質問,還歷數其監管失誤、得了“軟骨病”。

2019年1月,她被“好閨蜜”董明珠請來當格力獨董。贊美格力時,卻忍不住要“讓在金融市場做壞事的人付出代價!”

戲劇的是,幾乎同時,A股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商譽危機”,數百家上市公司突然預告巨虧,前期甚至年中沒有任何預警。

眾多專業投資者因此評價,這再一次證明,很多A股公司要么喪失了基本的誠信,要么就是公司治理存在嚴重的問題。

A股市場的健康發展,需要更多劉殊威這樣的“危險”人物。

0.gif


  

  本欄目約訪熱線:159-8815-2288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熊劍輝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