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藝術名家

最是那一撇對光陰的深情

時間:2019-11-08 23:06:00來源:當代人物網作者:素心飛舞點擊:
無論什么時候,好的書畫作品不可或缺的恰恰是人的深情。瞥見湯老師的蘭花,是在無意間刷朋友圈的時候。我很少刷朋友圈,因為覺得太浪費時間,偶爾調劑一下自己疲..


人物專訪圖.png

最是那一撇對光陰的深情

文/素心飛舞(上海音樂學院教授)

——小記湯青藏老師的蘭花

   無論什么時候,好的書畫作品不可或缺的恰恰是人的深情。

   瞥見湯老師的蘭花,是在無意間刷朋友圈的時候。我很少刷朋友圈,因為覺得太浪費時間,偶爾調劑一下自己疲累的時候,才會拿起手機正兒八經的刷一下。這不,湯老師的蘭花一下子陡入眼簾,有種驚艷的感覺,剎那間撲面而來。

   彼時,正值深秋初冬之際,蕭索枯冷的感覺恰如其分的向世間襲擊而來。又逢秋雨,淅瀝間像是一杯冷下來的老茶況味,也是人漸入中年之況味。

psb (4).jpg

   有些人的相識非常奇怪,不是人和人先相識,而是人和畫先相遇。初次見到湯老師的畫,我怎么也無法把他的人和他的畫連接起來。記得有一次看《中國好聲音》節目,有一個人唱蘇打綠的《小情歌》,唱得真是清新歡快委婉動人,無比的吸引人,想象之中這個唱歌的男子必定是個非常清秀之人,有著姣好的容顏。不曾想,轉過身來,竟然是個胡子拉喳的男人,這一驚嚇,久久回不過神來,想象中的形象頃刻間崩塌,自己與自己的較量還未眨眼間便已敗下陣來。而眼前形態各異的蘭花,順著長,倒著長,迎風的,斜逸旁枝的……又如何能與我印象中形象那么粗獷的湯老師想聯系起來呢?

   我曾經問過湯老師這個問題,在一次無意中也是非常巧的小聚的時候。但凡藝術家,內心都是敏感而又脆弱的,甚至是孤獨的,抑或是  決絕的。一個內心不孤獨的藝術家,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藝術家。湯老師是個很有趣的人,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說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他說:“我想做一個不是很好,也不是一個很壞的人。”他這句話一出,舉座皆笑然。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我想做個野孩子,哈哈哈。”那一瞬間,我記起了黃永玉這個老頑童,對林青霞說的那句話“你要做個野孩子”,而林青霞笑著說“好啊”,現在想來還是覺得非常有趣。由此看來,湯老師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

psb (2).jpg

   可是,我在蘭花里卻看到了孤獨。那種要命的孤獨,那種清新的、迷死人的孤獨,像塞壬的歌聲一樣致人于無可退讓之處的那種既歡欣又孤絕的孤獨。這是一個藝術家的內心剖白,每一個藝術家,他的作品便是他的內心,和外在無關,和所有無關。在他落筆的剎那,便全然是一個內心世界的打開和展現。一個剎那,九百回生滅。而這樣的世界,隔絕于物質世界的喧囂和繁華,獨立存在,靜謐,而又深情。他在自己的內心世界里,筆筆都是和自己的纏綿,筆筆都是和自己的糾纏,肆意妄為,無所顧忌,這是一個人的盛宴,也是自己和自己的戰爭。

psb.jpg

   我曾經看中湯老師的一幅《雪竹》,在一個朋友越甲家里。哇塞,被觸動了。一個人,內心要有怎樣的情懷,才能成就這樣一幅雪中竹的畫面?據朋友越甲說,湯老師這幅畫,是在他的工作室里畫的,畫了整整一天。整整一天哪 ,一個藝術家,若沒有內心的澄澈和安定,又如何能沉下心來這樣的創作?我厚著臉皮向湯老師求畫,湯老師說,這幅畫不好,下次專門定定心心畫一幅《雪竹》給我。藝術家都這樣,認為自己沒有一幅作品是好的,最好的永遠的是下一幅。這是一種境界,也是對自己的一種高標準的要求,我懂,我也愿意安心等待。記得去拜訪書法家顧妙林老師的時候,先生拿了一幅顧老師曾經的作品,只是因為沒有敲章,想在拜訪的時候讓顧老師敲上他的大名。沒想到,顧老師一看這幅作品,便一把收了去,邊揉邊說,哎呀,這個寫得不好的,不要了。還未說完,轉身從房間里拿出了比這個更好的作品來,有詩詞,也有我很喜歡的《心經》小楷。那小楷,個個像是掉落人間的精靈,在燈光的映射下,閃著傲骨的光澤。

   人說大美無言,其實小美更客觀。

psb (1).jpg

   湯老師筆下的蘭花,安靜、清幽、調皮、傲嬌、妖媚,卻又筆筆蒼涼,筆筆孤絕。像普洱老茶,又蒼又勁;像溫潤紅茶,行云流水;又像正山小種,聞香撲面。好看的蘭花是有氣質的,就像是一個有姿態的女子。這好看,不在于“姿”,而在于“態”。這個“態”,是媚態,不是狐媚,而是絕佳的氣質。那氣質,是端然的、是傲嬌的、是風日灑然的,卻又有著要命的孤獨和遺世獨立的姿態,有俊俏的感覺,卻又有著孤絕的氣勢。那孤獨,迷死人!這是一個人的修行,一筆一畫,都是在修煉自己,湯老師在不斷的修煉著自己的內心。

   《岡仁波齊》中,無論是孕婦還是屠夫,磕著長頭去轉山,2000公里,磕了近一年,誰也無法代替誰。人生的長頭要一個一個磕盡才能走到最后。奔的是圣山,修的卻是自己的丹心。一路上的風霜雨雪都要看,有時歡欣,有時靜默。年輕的媽媽對自己的孩子說“磕頭好,磕頭長見識”,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孩子發燒了,頭疼了,仍然一個頭一個頭磕下去。這是他們的修行。每個人修行的方式不一樣。畫家用畫畫來修行,書法家用書法來修行,什么都不會像我,就用好好的對待生活來修行,湯老師,用蘭花來修行,修自己長長的一生。

psb (3).jpg

   我們在蒼老的美學系統中尋找天真浪漫,干冽秋風,潤含著春雨。誰解其中味,就得了大道。

   詩意地生活,把自己過成一種生活方式,這是對光陰最大的敬意。有時候人和人相逢就是為了看一朵花開、唱一首歌、享一段春風,我們相逢,也許只是為了向美好低頭而已,向愛臣服,向時光中所有的命運交代。

   一寸有一寸的歡喜,這是沈從文說過的一句話,也是我一直喜歡到忘不了的一句話。生活每天都這樣,變著花樣,給我一寸又一寸的歡喜,感恩。

   萬物都在生長,萬物都在歡喜。

psb (5).gif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素心飛舞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